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际资讯

国际资讯

【SP进展】病人与医学生的保护者

2020-05-27      查看:304次      评论:0条      来源:

【SP进展】病人与医学生的保护者:标准化病人教授临床技能与同理心



文章来源:天津标准化病人项目组官微

作者:Dinah Wisenberg Brin

翻译:李丹(天津医科大学2018级妇产科学方向研究生)

审校:唐健(天津医科大学标准化病人项目)

来源:Standardized Patients Teach Skills and Empathy. AAMCNews. November 28,2017

说明:此文是美国医学院协会(AAMC)的一则报道,对当前美国SP领域的现状进行了简述。当前模拟教育中非常注重病史采集、体格检查、心肺复苏、气管插管等一系列临床技能,但是对医学生职业精神、沟通技能(特别是同理心和非语言沟通)、伦理决策等所谓“非技术性(Non-technical)”教育层面还需要重视,SP方法在这个层面优势突出。高仿真模拟人技术与SP方法,应各自发挥特长并整合。正如文中一名医学生说道,最让他感激的是SP带给他自信,让人印象深刻。


格兰特·卡杰尔(Grant Cagle)是一名医学生,自从他在阿肯色州小石城阿肯色医科大学(University of Arkansas forMedical Sciences,UAMS)学习的第一个月开始,就开始了学习如何接洽病人,采集病史,进行体格检查,告知坏消息等等。他在学习和演练这些临床技能时,被允许犯错误,并且可以做到不影响实际病人。

目前,几乎所有美国医学院都采用了标准化病人(SPs),也称为模拟病人或模拟参与者(Simulated participants)。教师指导这些非专业人士模拟现实情境中的病人,来帮助医学生学习如何应对敏感问题。

在一个案例中,卡杰尔要面对一名女性,她要表演一名正在斋月禁食的女穆斯林病人,卡杰尔的任务是要控制病人的血糖。“我觉得这真的很酷”卡杰尔说。他在密苏里州的一个小镇长大,从来没有听说过斋月的习俗。

这些“病人”为他提供了有用的反馈,让他知道他是否在采集病史时触碰到了病人的禁忌。一位SP告诉他,“格兰特,当你为我提供戒烟咨询时,你说的可能有点简短。”卡杰尔现在已经四年级了,他说,“我无法用语言形容这有多么神奇...... 这种方式帮助我平息了畏惧,帮助我学会了如何沟通(并避免伤害病人感受)。”

根据国际医疗模拟学会(the Society for Simulationin Healthcare,SSH)的说法,这种医疗培训技术有四个主要目的:教育、评价、研究和卫生系统整合。这种学习方法为学生提供了一个安全、可控的环境,让他们能够体验到临床工作中初步的压力,尴尬和混乱;他们可以联系如何进行超声检查;如何应对突发事件; 并如何建立起自信。SPs还用来评价医学生的临床能力和人际交往技能,并为在在职医疗专业人员提供继续教育。

精心招募和培训的SPs也参加了美国执业医师考试的第一阶段中。UAMS的模拟项目,也应用同样的标准化病人方法来测评医学生的临床技能,要求学生在9个小时中要接诊12个标准化病人。

一名医学生对SP进行体格检查

模拟诊室和手术室

已故的神经病学家和教育家霍华德·白若斯博士(Howard Barrows,M.D.),20世纪60年代在美国南加州大学创造了SP的概念。“这非常有效,”丽萨·豪利(Lisa Howley)说道,她现任美国医学院协会(AAMC)战略计划和合作伙伴高级主管,同时也是有了16年历史的国际标准化病人导师协会(ASPE)的创始成员,”今天,SPs已经成为我们医学教育系统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许多学校将学生和SPs的互动练习安排在设计复杂的医学模拟中心,这些中心复制了手术室和诊室。学生可以演练在医院中碰到的那些复杂的临床情境,例如如何应对紧急呼叫,有时会采用高仿真模拟人,同时让SPs来扮演那些情绪悲痛,失去亲人的人们。此外,SP经常与高度技术化的模拟器具一起使用,以增强学习者体验并保证病人安全。

UAMS模拟教育中心执行主任玛丽·坎特雷尔(Mary Cantrell)说:“如果学生想在这个校园的诊所中接诊病人,他们就会首先看到我们。” 该大学的模拟项目最开始是在1992年,从坎特雷尔的起居室起步的,到现在已经具备了200名SPs,14名成员以及一个占地4,000平方英尺拥有14个诊室的临床技能教育中心。

医学生与SP演练体格检查

“我想,最令我感激的是SP给我带来了信心,”UAMS三年级学生桃乐茜·杰特·帕特森(Dorothy “Jet” Patterson)说。“有时,当我走进一个诊室,会完全忘记我正面对的其实是一个标准化的病人。”有一次,一位SP扮演一名有胆囊疼痛的病人。“我注意力全在她的疼痛上,完全忘了她是SP。“她回忆说。

UAMS二年级学生会遇到一些情况复杂的病人,例如因为刚被诊断为乳腺癌而哭泣的女性或不喜欢医生的病人。“学生们总会想起那个愤怒的男人,”坎特雷尔说。与SP合作还可以帮助学生练习熟悉诊室使用:提高检查台,移动凳子,找到所需物品。

卡罗莱纳健康关怀系统位于夏洛特的模拟中心,拥有19名全职员工,并与近100名SP合作,为北卡罗来纳大学医学院学生以及该系统的住院医师和医疗专业人员提供情境训练。

“我们是一个资源系统,就像一个图书馆,”卡罗莱纳模拟中心主任道恩·斯威德尔斯基(Dawn Swiderski)说。除了教授医学生体格检查外,中心还应用SP帮助护理人员锻炼人际沟通能力和早期败血症识别技术。对于在备灾和大规模伤亡的情景训练中,SP会扮演遭受飓风或大规模枪伤的受害者。该中心还在研究中使用SP,训练学员在保障病人信息安全方面的技能。

根据斯威德尔斯基的说法,学生们学习如何与患者交谈 ,如何进行目光交流,如何敏锐察觉病人的人格特质。“当你紧张的时候,你说话时比划着双手吗?会说很多'嗯'吗?”她说。SPs与医疗系统中的护理人员、伦理专家和神职照护人员一起工作,也教学生如何处理预先放弃抢救的情境,如何善后重大医疗错误以及最重要的如何传达坏消息。

   模拟中心的模拟手术室、诊室、产房都配有隐藏的单向镜和控制室。当医学生或住院医生与SPs进行晤谈时,其他同学会观看直播,然后全班同学再进行集体反思讨论。斯威德尔斯基指出:“同辈人之间的切磋可以有效巩固学习效果。”

一名住院医生在于SP演练病人安全技能

从事SPs是一项艰辛的工作

UAMS培训了45名非专业人员,用于教医学生如何进行体格检查,包括妇科和男性泌尿生殖检查。这些人员接受六个月的培训,收入高于一般SP。坎布雷尔表示,UAMS每小时向普通标准化病人支付约16美元,但对于特殊要求的SP是,例如要求“放声大哭,就像丈夫故去一样”,则需要支付1.5倍酬劳。

卡罗来纳SP计划负责人斯科特·威尔森(Scott Wilson)解释说,卡罗莱纳的SP的年龄范围从18岁到80岁不等。“他们身材体型各种各样,”他说,包括休班的急救技术员、护士、空档期的演员和其他专业人士。

乔治城大学标志性建筑

“有时,医疗团队的非语言行为对病人影响最大,却又知之甚少,”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医学院SP项目行政主管,曾经也是一名SP的玛丽·多诺万(Mary Donovan)说。

大约20年前,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多诺万扮演了一个濒死车祸受害者的妹妹。她和她的“姐夫”必须决定是否同意捐献病人的器官。

“这是一种很艰辛的工作……这是一种非常强烈的情绪体验,”多诺万回忆道。扮演者需要接受心理咨询支持。

多诺万说,在巴尔的摩—华盛顿特区的七所医学院之中大约有300名SP是,其中乔治城大学雇佣了超过100人,经常使用四五十名SPs。除了常规练习之外,乔治城大学医学院还要求学生在两个小时之内要应对SP扮演的四类病人情境,分别是愤怒、哭泣、不善言辞和过于健谈的病人。

多诺万表示,根据具体情况,SPs有8到数百小时不等的工作时间。她解释说,他们必须扮演“特定且可重复的病人”,准确地回忆起晤谈过程,通过核查表对临床和沟通技能进行打分,并还要学习如何提供建设性反馈。如果你没从事过这项工作,就很难理解对SP表现可信性与一致性的要求。

ASPE最近公布了与这些角色扮演者合作的最佳实践标准。研究表明,SP培训为医疗专业人员和病人带来了积极的成效。例如,卡罗莱纳模拟中心参与了一项使用SPs的培训计划,旨在减少专业护理机构病人的再入院率。威尔逊指出,急救系统数据显示,在培训结束后,这些机构的再住院率减少了35%。

“在某种程度上,我们通过使用模拟病人来保护真正的病人,”豪利说。“我们正在保护我们的学习者,并为学习者的工作做好准备。”


(CSPC向原创及翻译组致谢!)

评论

Jasongrike  11-25 15:46:43

Hello! [url=https://......

DavidBeach  11-25 11:01:22

Hi there! [url=https......

BryanSlome  11-25 08:43:33

Cannazon Market url ......

Brianthita  11-25 08:43:32

Cannazon Market 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