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际资讯

国际资讯

​【名作启迪】医生角色和患者角色

2020-06-09      查看:285次      评论:0条      来源:

医生角色和患者角色


社会角色是对某个特定社会位置提出的社会预期、价值和规范的总和。其中,这些预期与处于该社会位置(角色)的人本身无关。

1. 医生角色

职业的社会化

社会学将社会化分为初级社会化和次级社会化。社会化是一种发展过程,个体通过这个过程融入具有历史和文化特点的社会形态 (“团体关系”)中。

在初级社会化中,思想、语言和感知的基本结构得以形成。在次级社会化中掌握智力技能和社会能力。次级社会化的场所包括中小学、职业教育、高校教育,但也包括非正式的社会化场所,如协会(或狂欢节委员会)。主要特征是在对外封闭的组群中经过学习而获得与其他组群(如其他专业)不同的特别的角色行为方式。

总体来说,我们将所有使高中毕业生承担起医生角色和实现与之相关的社会预期的影响因素视为医生的次级社会化。

从美国医学社会学家塔尔科特·帕森斯(Talcott Parsons)的理论中可以得出社会对于医生的总体预期。

帕森斯在他的角色理论中提出五种模式变量((情感性与中立性;私利性与公益性;普遍性与特殊性;先赋性与自获性;专一性与扩散性)),个体可以从中加以选择。

这一理论一方面诠释了根据个人理解做出行动决策的可能性,另一方面能够用行为的可能性来表述对不同职业的特定角色预期。

在医学教育中,经常将这五种模式变量表述为对医生的五种预期(Lang & Faller,2006:159):

- 普遍的救助:无论患者的性别、年龄、宗教信仰、肤色和社会阶级如何,医生都应给予救助。

- 情感中立性:医生的个人偏好或厌恶不应介入诊断和治疗中。此外也期望医生不为满足一己之需而滥用自己的专业技能。

- 功能专一性:期望医生专注于医疗工作。例如,患者期望医生在德国刑法第218条规定的妊娠终止行为的诊疗中不进行圣徒般的说教。此外还期望医生在其接受的专科培训的范围内进行工作,不实施超出其专业范围的治疗(如外科医生不应该治疗皮肤病)。

- 非私利性(利他主义):期望医生的行为以患者的健康为目标。因此,期待医生在问诊时不只是通过抄写设备数据进行诊断。

- 专业能力:只有专业能力能给予医生侵入患者私人领域的合法权力。这特别适用于在医患关系中同样可以被追究刑事责任的被视为身体伤害的康复治疗。患者的委托使医生免遭刑事起诉,这种委托只能建立在医生专业能力的基础上。


2. 患者角色

同样可以利用塔尔科特·帕森斯的理论来阐述对患者角色的预期(Lang & Faller,2006:162)。患者:

- 与其普通的社会角色义务脱钩。

- 不被认为对自身的情况负有责任。

- 有义务具备想要恢复健康的意愿。

- 有义务接受专业救助并且在其中展现出合作的态度。

在上述对患者的预期中可以看出,患者具有竭尽全力来恢复健康的义务。这种义务包含了生病时人们对需要远离的状态的认识。医生界定疾病,患者由此获得保护权,但是也相应地有义务尽其努力恢复健康状态。疾病和健康在此被视为对立的,在健康状态中不再享有保护权,同样地也没有践行有利于恢复健康的生活方式的义务。

然而在最近几年中,情况发生了变化。其中有两个重要因素,一是对于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的认识,在这种模式中,疾病和健康不再被视作一分为二的对立面,而是连续的统一整体。与将疾病归因于外来病因的生物医学模式不同,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认识到了个人在其中的因素。拉扎勒斯(Lazarus)的压力模式是其中典型的一种。

在生物医学模式中,压力源是一种客观刺激,其必然会导致生理上的压力反应。在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中,拉扎勒斯认为客观的压力源并不存在,压力反应取决于个体在两方面的评价:①这个刺激是否超出我的应对能力?②我是否有应对它的资源?因此,个体可能因为拓展应对压力的资源而遭遇压力源。由此也不言自明地推翻了或者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患者无须对疾病负责的观点。

激活资源过程中的预防思想导致了另一项因素:对预防医学日益重视。这一因素改变了患者角色,也因此改变了医患关系(Groco,1993)。

这种发展也使无须对疾病负责的观点在卫生系统中遭到质疑。心理社会学的疾病概念使得个体认为自己要为自己的疾病负模式中,患者无须对损害或者改变生物体自稳状态的身体变化负责,那么在这种新的模式中,患者越来越多地背负起在疾病征兆开始出现之前就要严格监控身体的责任。由此,帕森斯定义的恢复健康的义务获得了新的内涵。医学教育中的从家长式决策转变为平等决策的教学目标,也遵循了这一关于健康和疾病的认知变化(Groco,1993)。

人的身体在健康状态中就已经面临疾病的问题,并处在社会监控中(Decker,2005)。虽然损害健康行为的代价要直到生病时才能得以体现,但是对于疾病会带来惩罚的意识将健康的身体置于社会规范的控制中(“我生活得是否健康?我的饮食是否正确?我的运动是否足够但又不过量?”)。


(文章来源:德国名作《高效医患沟通》。CSPC向原作、翻译团队及审稿团队致谢!)

评论

Jasongrike  11-25 15:46:43

Hello! [url=https://......

DavidBeach  11-25 11:01:22

Hi there! [url=https......

BryanSlome  11-25 08:43:33

Cannazon Market url ......

Brianthita  11-25 08:43:32

Cannazon Market 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