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资讯

国内资讯

【SP故事】当艺术模仿生活之时

2020-04-29      查看:371次      评论:0条      来源:

【SP故事】当艺术模仿生活之时:一位标准化病人的就医之旅

文章来源:天津医科大学SP项目组

作者:StephenFairchild

翻译:张云鹏(天津医科大学2018级内科学专业硕士研究生)

审校:唐健(天津医科大学标准化病人项目)

来源:A Standardized Patient’s Medical Journey – When ArtImitates Life. ASPE. September 1, 2018.

导语:这是一位资深标准化病人的自述,他道出了从事这项特殊工作的获得与心声。当编译这篇文章的题目时,让我想起了王尔德的一句名言,“Life imitates art far more than art imitates life.(生活模仿艺术甚于艺术模仿生活。)”在标准化病人这个独特的领域中,一方面是用艺术手段重构了病人的生活,但另一方面,当SP将自身的就医体验与模拟训练联结在一起时,其生病的经历其实也再现了医学院中的模拟训练。艺术与生活的关系,奥妙无穷,能借助标准化病人与医学实践进行体悟,颇为有趣,这篇文章也就很值得细细品味了。——唐健


奥斯卡·王尔德(Oscar Wilde,1854—1900)

我扮演病人已经有十二年了,这段经历非常有教育意义和收获。我是一名标准化病人(SP),也被称为医学演员。我扮演病痛的工作属于医学生培养体系的一部分,我的舞台是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医学院的临床技能和病人模拟中心。然而最近,我却面临着一个非常真实的个人健康问题。但我很快意识到,正是因为从事SP,才能使自己成为了一名更加明智的"真"病人,能更好地维护自身健康。下面,我会详细介绍。


我的观众有时是一个学生,进行一对一的演练,有时则是一组学生以及他们的临床带教老师。我的表演也都是来源于真实的病例。医生们写的剧本从一名讨论生前预嘱的终末期病人,到一名对手臂上可疑伤口很担心的晒伤的农民,真是五花八门。这些年来,我扮演过各类病人,有的尿路有问题,有的在经尿道前列腺电切手术后出现胸痛,有的会向咨询前列腺癌筛查,还有一位老烟枪,尽管受到鼓励但还是觉得没有必要戒烟。此外,在精神病学的课堂上,我还扮演过双向情感障碍和强迫性人格,一个患有晚期痴呆症的男子。其中,最令人伤心的一次经历是扮演一名孙子即将离世的祖父角色。那可真是一个最难的案例,学生要通过那个案例学习如何告知坏消息。除了扮演病人,在另外一些时候,我还会在麻醉学模拟教学中客串外科医生的角色,或者扮作买药的顾客学习如何使用新药物。


作为一名SP,我首先要接受培训,并要保证记住剧本或情境的内容要求。当演练时,学生会与我进行晤谈。而我的回答则要严格依据案例内容,并做到最少程度的即兴发挥。接着,学生会对我进行体检,并形成一个初步诊断和治疗方案。


我首先扮演病人的角色,然后根据一个技术化和定性的核查表评价学生,这也是带教老师进行评价和打分的依据。通过这种方法,教师们测评学生是否具备体格检查和病史采集的能力。而我的任务则是评价学生的沟通能力,例如是否让我感觉舒适,是否能做出恰当的眼神交流,是否能表达同理心,等等。


我对这项工作非常认真,并尽我最大的努力去做出公正的判断。如果碰到我拿不准的内容,我会在核查表上写一个备注。作为一名医学演员,我和医学生之间的所有互动都被摄录下来,以供回放与培训。


从教育的角度来看,我得以了解各种疾病的症状和病因。我曾与来自各个专科的医学教师打过交道:这包括内科、儿科、神经科、急诊科、麻醉、住院医生、心脏科和老年医学。从他们身上,我获得了大量的医学常识,也观察到了医学教育的发展趋势。


我的SP经历具有很强的获得感,特别当学生们在他们的病史采集、人际沟通方面取得了明显的进步时。SP们经常被要求提供口头反馈,学生们非常乐于接受并且十分赞同。帮助他们成长为信心满满的医生给了我很大的成就感,我相信我说出了伙伴们的心声。我们相信,我们正在对他们的教育经历产生积极的影响。


SP工作的另一个收获在于可以向学生们学习。我变得更有知识,也能更好地与我的全科医生和专科医生讨论自己的健康问题。学生们对我进行的病史采集和系统回顾帮我知晓了那些需要向“真”医生咨询的问题。因此,我现在总是有准备地带着很多问题去就诊。


我的就医之旅

最近,我开始了一次就医之旅,这是由一个医学生给我做体格检查时开启的。下面我将说明,我所从事的标准化病人工作是如何与我作为一名真病人的就医体验相互交织与影响的。


临床实践技能考试

在2017年4月中旬,我参加了一个临床技能实践考试。这场重要的活动是为三年级医学生准备的,帮助他们更应对现实世界的考试,这也是医学院毕业前的一个重要里程碑。我扮演了两个不同的病人:一个尿频,另一个在经尿道前列腺电切手术后出现胸痛。在尿频的案例中,学生解释到这些症状可能是由前列腺肥大引起的。尽管我自己与所扮演的标准化病人角色年龄相近,但我没有类似的症状,因此很少想到自己会有前列腺肥大。在一个“顺便问一下”的时刻,学生一边听诊我的心脏,一边问我是否知道我有心脏杂音。尽管我觉得没有,但我还是在心里默默记了下来,想回来再问自己的医生。


在第二个病例中,我扮演一名经尿道前列腺电切术后等待出院的住院病人。该案例中SP曾出现突发胸痛,要求学生评估心脏病的发作和原因。(就我个人而言,我从未认真研究过经尿道前列腺电切术,只是觉得它会使我的尿道、前列腺和膀胱疼痛。关于胸痛,我对学生的问题很敏感,因为SP角色的情况与我现实生活中的健康史相似:一个高血压、高胆固醇并曾经吸烟的人,并且有心脏病家族史。)


SP超声波扫描

第二天,一名四年级学生在我身上练习了心脏超声扫描。这名医学生和他的带教医生告诉我,我确实有心脏杂音。庆幸的是,现在我知道了这一点,否则我就不会问我的全科医生。


访问全科医生

后来,我去了全科医生那里进行了年度体检。在我说道自己可能有心脏杂音之后,他也做了超声扫描并证实了这一点。另外,我的膀胱区触诊显示了另一个问题。他做了一个超声扫描并告诉我,我的膀胱胀大并可能存在阻塞。这需要立即引起注意,所以他把我带到北卡罗来纳大学医院的急诊科。他还下医嘱进行一系列检查(CT心脏扫描、超声心动图、肾和膀胱扫描以及血液检查),以确定心脏、肾脏、膀胱和前列腺是否存在问题。


对我来说,这次和全科医生的交流强化了对医学教育原理的理解:学生要接受训练,以便能将病人的主诉、症状、治疗史、家庭和社会史等要点联结起来。同时,通过与全科医生的交流,也让我得以观察到医学院学生正在被教授的内容。


急诊

我从未扮演过急诊病人的角色。但是,现在我却实际体验了一把急诊治疗,下面将分享一些个人的观察:

当你遭遇严重的健康问题时,如果身边有一个陪伴者非常重要。因为,另外一双眼睛和一对耳朵能帮助改善治疗效果。这是我从扮演老年痴呆症和儿科告知坏消息的案例中,获得的宝贵经验。因此,我很感激妻子能陪伴我走过这段旅程。


此外,医务人员的沟通能力十分关键。当一个病人来到新的环境,或要经受不熟悉的操作时,例如导尿,沟通能力将发挥重要影响。(哎呀!)


这个世界可真小,我竟然在急诊室遇到了正在轮转的学生。这不仅让我重新获得了那份成就感,并且在这种情况下,依靠那些技能和培训确实满足了自己的健康需求。


很快,我的膀胱梗阻得到了确认,就让我尝到了插尿管和坦洛新的滋味(译者:坦洛新,主要用于治疗前列腺增生而致的异常排尿症状,适用于轻、中度患者及未导致严重排尿障碍者。)。但是,我当时太急于离开急诊室,现在回想起来,我应该再呆更长时间,问一些更开放的问题。由于我的急不可耐,导致几个小时后我又不得不再次回到急诊室。


泌尿科

一周后,我去看了泌尿科医生。陪同他的有一名转录员,也叫“医学抄写员”,负责记录医患之间的对话。这样,医生就可以把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病人身上,避免因为记笔记而分心。(医生对抄写员的价值赞不绝口。我们的SP同事也做这个转录工作。在申请医学院时,从事过SP和医学记录员都是很好的经历。)


医生确诊了膀胱梗阻,并建议我自己进行导尿以缓解膀胱压力,直到可以进行检查,具体评估问题的严重程度。我怀疑这是否真的有必要,但他却简明扼要地说服了我。这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医生的沟通技能确实印证了医学院学生要学的沟通内容。


后来,由于出现出血,医生又做了膀胱镜检查,视频证据表明我需要动手术。前列腺肥大使尿道收缩,引起膀胱梗阻。你猜对了,解决方法就是进行经尿道前列腺电切术。这是多么讽刺啊!我现在是一个真正的经尿道前列腺电切术病人了。真希望胸痛不要随之而来。(幸运的是,所有的心脏测试都显示我的心脏处于良好的状态,包括心脏杂音都没了)。 图片选自Kerry Tribe, Standardized Patient (2017)


术前准备,手术和恢复

在膀胱镜检查和实际手术之间大约有30天的时间。这段时间里,我经常使用电子记录系统(UNC Chart.org)与我的全科医生和泌尿科工作人员保持沟通。随着各种检查结果的到来,使得我能根据它们向医生提出各种开放式问题。如果我不是SP,我可能不会那么积极主动。医学专业的学生接受的训练是,接待病人时要问开放式问题,比如“你有什么问题?”真正的病人应该利用这个机会澄清并得到自己所关心问题的答案。


在术前准备、手术以及恢复之间,我(有时和我妻子一起)一共见了很多位医生、护士、技术人员和工作人员。当我提到我们夫妇都是标准化病人时,他们都特别称赞SPs对医学教育的重要贡献。作为一名SP,我发现自己与医务人员之间没有任何沟通问题。当然,我也为麻醉医生和外科医生准备了一系列开放式问题。他们的回答让我更好地理解了手术的内容和预期效果。


当一名技术人员解释为什么麻醉医生对胸部X光检查结果感兴趣时,我想起了我做过的麻醉学模拟。我意识到,曾经看到住院医生在人体模型上进行的操作,我也将很快亲身体验。曾经的麻醉学模拟训练让我深刻地理解了麻醉医生的关键作用。


而当护士要求我提供一份生前预嘱的复印件时,我的好太太早就准备了出来。我是在表演一个终末期病人案例之后,才知道了这些文件。在那个终末期病人案例的互动中,学生们要解释了为什么生前预嘱是必要的,以及其重要价值。


在康复过程中,我小腿周围被绑上了袋子。我被告知这个装置有助于防止形成血栓,进而避免转移到肺部形成肺栓塞(一种高致死性急症)。再一次,我扮演的那个经尿道前列腺电切术的SP病例又进入了我的脑海,因为这些血栓引起的肺栓塞是引发胸痛的一个可能原因。


对于未来的模拟工作而言,这段生病的经历将有助于我成为一名更好的标准化病人。而现在,我已然经历过心脏杂音的检查,被诊断出前列腺肥大,做过经尿道前列腺电切术,又体验过膀胱镜检查、麻醉以及其他各种检查,再加上两次急诊室的经历,我对表演病人更加自信了。而且,我还可以向SP培训师和撰写案例的医生提供更有根据的建议。事实上,SP群体对他们亲身经历过的医疗问题拥有丰富的知识。也许,其中的一些知识就可以应用到将来的案例开发中。在我们SP群体中,有经历过中风、糖尿病、慢性阻塞性肺病、严重跌倒和意外事故、癌症、心肺问题、腹痛、药物相互作用等各种健康问题。


在这次就医的过程中,我还学会了保持幽默感。我们经常会拿携带导尿管的事开玩笑(尽管携带导尿管不一定是件好玩的事)。幽默,在适当的时间和地点有助于缓和情境,有利于促进医患之间的沟通。


最后,我还要感谢医学院的临床技能和病人模拟中心团队。这些敬业的专业人士负责组织、安排、培训和支持SPs,帮助我们表现出最佳的状态。此外,我还对那些不断帮助SP学习和提高的医学教师心存感激。


在北卡罗来纳大学的教学医院,我无论是作为一名标准化病人还是作为一名真病人都非常满意,能成为这个群体的一份子我感到荣幸备至。


(CSPC向原作及翻译团队致敬!)

评论

auanqbzjb  11-24 09:12:35

Qt6ydi <a href=&......

https://images.google.ml/url?q=https://fanbong.com/  11-24 07:36:03

The Roku Channel is ......

Mauricio  11-23 15:54:19

Today, I went to the......

qmdbsbr  11-23 14:17:06

y8eQ95 <a hr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