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际资讯

国际资讯

【SP故事】了不起的伪装者

2020-04-26      查看:515次      评论:0条      来源:

【SP故事】了不起的伪装者


TMUSP 天医标准化病人项目组

作者:Matt Windsor

来源:The Great Pretenders:SimulatedPatients Help Med Students Learn People Skills.UAB magazine.February,2012.

翻译:吴雨桐、苗康瑞(天津医科大学法学专业2015、2017级)

审校:唐健(天津医科大学标准化病人项目)

导语:虽然SP工作是在“装病”,但他们的目的在于“帮助“医学生,而非“愚弄”,那些能够长期坚持下来的SP,往往出于对这项独特领域的热爱。


比尔·莫茨(Bill Moates)生病了。在一年里,他会几次用化名,并仔细排演好症状,让医学生们相信他真的出现了问题。在今晚,当学生们走进诊室时,莫茨就要讲故事了。


莫茨之所以要这样,并不是为了骗取药品或是为了在医院免费过夜。事实上,他正在阿拉巴马大学伯明翰分校(UAB)医学院的医生培训项目中承担一个重要角色。他是由社会人士组成的标准化病人团队中的一名成员。标准化病人通常被人们称作SP,他们的作用是帮助医学生学习与真实病人相处时所需要的查体技能与情感沟通技能。


在这个八月的晚上,UAB高年级医学生要参加一场针对他们的客观结构化临床考试(OSCE),莫茨要为这场五个小时的表演做准备。“我会玩儿得很开心的。”莫茨笑着说道。但是,医学生们却并不轻松,他们如果想要毕业就必须要通过这场OSCE。因此,沃尔克大厅三楼的紧张气氛显而易见。


这栋建筑的其他部分被用作教室、研究室和办公室,而三楼却很别致,看起来更像是个私人诊所。这一层有20个诊室,分布在长长的走廊两侧。每个诊室外都有设有一台电脑终端和一把椅子,这20把椅子上会坐着20个候考的医学生,他们眼睛紧盯前方,看上去神情焦虑。


这时,一个声音从扩音器里传来:“现在请进入房间。”接着,学生们都站了起来,敲开门随之开始考试。


 



和我聊聊

几小时后,轮到高年级医学生安布尔·毕肖普 (Amber Bishop)考试了,她被分在了莫茨所在的诊室,而莫茨则开启了他精心准备的故事,毕肖普的任务就是从他们的对话中整理出思路,进行恰当的体格检查,并告知下一步安排。之后,她必须在病历中正确、简洁地陈述病情,并正确写出下一步检查方案。考试中百分之八十的分数将根据她的体格检查操作以及与病人的沟通表现给出;其余的分数则来自于对她病历的评价。


毕肖普说她准备得很好,因为在医学院的第三年和第四年学习中,她在UAB的诊所里学习了如何与真实的病人沟通。她说:“我们的临床训练是针对OSCE最好的备考方式,因为我们切实学到了如何以富有同情心并且切实有效的方式与病人沟通。”


“天眼”

当毕肖普与莫茨讨论病情时,一部装在墙上的录像机会记录下他们的每一句谈话和每一个动作。在几十码外,在一间看起来像电视演播室或航天中心任务控制室的房子里,苏珊·诺曼(Susan Norman)正记录着发生的一切。诺曼是这项集体活动的负责人,这里的正式名称是临床技能中心。她训练了几十名像莫茨一样的志愿者,他们需要准确地描述一系列病情,并且每次都给出相同的描述,以确保每名学生得到公平对待。


“你只有通过OSCE,才能顺利从医学院校毕业,所以这项考试风险很高。”诺曼说。在这五个小时内,她会像一个舞台管理员一样在技能中心里穿梭,确保这台复杂的演出能够顺利进行。明天晚上,她将会把这些再做一遍。


考了又考

这所医学院借助标准化病人训练医学生已经有数十年的历史了。几年前,学校对沃尔克大厅进行了一次大翻修,增加了临床技能中心作为模拟诊谈的舞台,还为每个房间接通了音频和视频,这样一来,模拟诊谈的场景就可以被用作教学资料进行录制和回放了。由于电子病历正在成为现代医学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学校近日在每个房间外都安装了电脑终端以便学生记录下病人的信息。


学生们在进入医学院不久,就开始接触临床技能中心以及像莫茨一样的标准化病人。诺曼说:“一二年级的学生在参加临床导论课程的时候会两三人一组到这里与标准化病人们一起练习体格检查和病史采集。”莫茨则利用案例脚本帮助学生们掌握如何采集详细的病史。然后,他会爬到检查床上让学生们练习腹部、心血管、肌肉和骨骼以及神经等一系列体格检查。莫茨说:“他们需要一个身体进行练习,而这就是我到这儿来的原因。”毕肖普提到,医学生很早就有机会练习临床技能,并从标准化病人那里得到反馈,这令她受益匪浅并且很受鼓舞。


当学生们完成前两年的学习后,他们会重新回到临床技能中心进行阶段性测试,以确保他们在大三时能胜任在医院的全天实习。UAB的护理专业和其他健康相关专业的学生,以及来自其他大学的访学团队也会使用这个中心。这就为苏珊·诺曼和她的标准化病人团队带来了大量工作。“这个中心每月会使用10-15天,有时会更多,但基本不会更少。”诺曼说,“并且我们时常寻找新的合作伙伴来使用这些设施。”


模拟病人

培养一个优秀的“假病人”需要很长时间。诺曼解释道,每个新来的标准化病人都要接受不少于四个小时的培训,这其中就包括普通内科学系副教授斯坦·马西博士(Stan Massie, M.D.)的体格检查技能训练。大部分的培训由UAB的博士生(M.D./Ph.D.)来负责,他们已经在医学院完成了前两年的学习,现在正处于研究阶段。诺曼说:“新来的标准化病人在被允许接触学生前,将要花四五个小时观察其他标准化病人如何工作。”


标准化病人们按照工作时长领取薪酬,但对于像莫茨一样的资深SP来说,这份工作完全出于热爱。在莫茨看来,这项工作就像是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们的聚会。他最初的职业是在电视媒体领域,他从匹兹堡(Pittsburgh)搬去伯明翰(Birmingham)之前是《罗杰斯先生的邻居(Mr. Rogers’ Neighborhood)》的原创制作人兼导演。在这之后,他为UAB医疗视频部门工作了22年,他说:“我实际上早在70年代末,就为医学院录制过医生与模拟病人互动的视频,于是,我想在退休后做一些有趣的事情”。一个协助建立UAB现在这个临床技能中心的朋友建议莫茨,说他可能会喜欢成为一个标准化病人,莫茨回忆说:“我来这的第一个晚上就和一个SP聊过,他说他已经在这里干了11年,我心想,那我就开始新的生活吧!这一晃就是11年,我仍然在这个岗位上,我爱这个工作”。


《罗杰斯先生的邻居》是一档受欢迎的儿童电视节目,1968年在美国PBS电视台首播,结束于2001年。


莫茨说,他很享受帮助训练新医生的过程,也享受精神上的挑战。“我从不感到厌倦。”他说,“我必须一整晚上都保持最佳的状态。”事实上,像莫茨一样的标准化病人们四人一组,以便轮换休息。当两个人在房间里扮演各自的角色时,另外两人则在控制室里观看实况视频。“我们会看其他人是怎么做的然后我们会取长补短,借用他们的优点,或者觉得他们哪有问题给出建设性意见。“


标准化病人们会严格遵循他们的脚本。“我们不是要非常棒的演技,我们只是确保每个学生面对的是同样的情境。”诺曼说,“你不能跳出你自己去演这个角色。但在将来,如果我饰演一个胸痛病人的角色,我真的会演的很好,因为我曾经遭受过左胸疼痛且伴有呼吸急促,我已经经历过各种各样的心脏检查,所以我也为将来的剧本预备了充分的细节。”


个体化练习

尽管要承受OSCE带来的压力,UAB的医学生们还是感激他们从临床技能中心学到的课程。“在进入现实世界之前,没有什么比练习诊谈和体格检查技能更重要的了。”将要毕业的伊丽莎白·温格(Elizabeth Wingo)说道,“一开始,你和病人讨论病情时会很迟疑,这是因为你虽然‘知道’许多疾病和症状,但却全都来自于讲座和书本。”


克雷格·赫斯利博士(Craig Hoesley, M.D.)博士是UAB医学院的医学教授兼负责本科医学教育的副院长。他说,判断这些明日医生是否能与病人有效沟通,是OSCE的重要目的之一。“衡量一个学生的临床技能对我们来说很重要,但这很难通过笔试检验。”他解释道,“测试的分数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学生们是否问候病人,在病人说话时是否与他们有眼神交流,是否向病人解释所进行的操作,以及是否询问病人存在哪些疑问。我们想知道这些学生是否能与一个真实的人有效沟通,最好的方法就是去模拟现实。”


(CSPC向原作及翻译团队致谢!)


评论

ShkPL  10-25 12:10:33

<a href="htt......

Susanna  10-25 11:40:00

Thanks for the good ......

WilliamSox  10-25 09:32:54

ivermectin human <......

Polly  10-25 08:47:45

You are so cool! I d......